翻阅书的时候没有留意它的存在


 
  心情总是提着的,脑子总是睡去。有时心真是海涛拍打的岸,经不经意都会磨砺。岁月像书签,翻阅书的时候没有留意它的存在,可当你回头再重读或停
 
  歇的时候,你也就觉得它的重要。
 
  我好像这书签,他好像是书,我总想在读书的时候找到答案。
 
  我百废待兴的心情,无语言表;那废墟了的情感世界,何时待兴呢?我望着天边晚霞映照的云,彤彤红片仍在不停的飘着;晚风将它吹向哪儿去呀?
 
  我看着斜阳真的很美,虽然已近视黄昏;我仿佛被晚霞的颜色所感染!我遐想着:如果能快些、再快些,走进斜阳的黄昏,也许心情就夷然而自安了…
 
  第220章默认分章[220]
 
  我们小区有甲、乙、丙、丁……十几位老爷子,都已古稀之年,很健康。每天都聚在楼下,面向大道说天聊地,逸享天年……
 
  有一天,我悠闲,就走到他们跟前,听他们的交谈。甲说:你说现在这些年轻人,管咱叫啥嘛?乙抢答:“等死队”。丙接茬说:“你们没有听全呐。是这
 
  样说的:咱们这里有三队。麻将馆里有帮"敢死队";墙根底下一帮“等死队”;{指咱们这些人}。起早趟晚的锻炼、跳舞、跑步的一帮人是“怕死队””。
 
  这时走过一年轻女人,瘦瘦身体,穿着时尚,大大的衣领露出低胸和后背,一条短裤里面配一双单丝袜;脚上蹬一双膝下的白皮靴;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
 
  身上。等这女的走远,丁说“你们看见了吧,现在这些丫头,人家不怕冷。你看咱们还穿棉袄呢,人家就穿这点。”乙接茬说“到夏天人家穿的就是上下两条布。”甲
 
  说:“你说要棉花票、布票的那会儿、它咋就没有时兴这样的衣服呢!?如果那时就穿这点,二十一尺半的布票都能剩”。丁说:“你看那丫头夏天穿条布,可小子夏
 
  天倒是穿长牛仔裤,那牛仔裤多厚呀.现在这个季节穿正好。”
 
  丁说“你说现在的人咋的了也说不上来,我家的老姑爷,早锻炼、晚锻炼的,可白天不管上哪去都开车;不管路多远多近,也不管事儿着不着急。我问他:
 
  白天你上厕所开不开车去?你猜他咋回答?只要不是在屋里的。”


热点新闻

推荐新闻

网站首页
公司介绍
产品动态
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
招聘中心
客户留言
联系我们

地址:上海复盛科技设备有限公司地铁站旁A9区 皇冠足球开户官方入口 李经理

版权所有:浩博国际投注平台 联系方式 皇冠足球开户官方入口
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