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人的命运不同 哪还有牺牲的同志


 
冬天,许多人喜欢清晨散步,我也是。
 
   今天碰巧与一伙妇女一起走,在两公里处,迎面来一个老者,中等身材偏瘦,头发斑白,左脚有些微瘸,我与其打招呼:“吴老,你真早啊!”吴老笑笑,“哈哈,睡的早,起的也早,没事就走走。”我说:“你身体真好啊,能活一百二十岁!”吴老又是“哈哈”一笑,“没你说的那么好,一身都是毛病啊。”我说:“你已经90岁,有你现在这状况,已经算很好,难得啊。”我接着问吴老:“你现在每月能领到多少钱?”吴老说:“我没为国家            做啥事,国家待我真好,每月给我6百元生活费,满足啦。”我接着问:“你当年的同事,他们待遇如何?”吴老笑起来:“哈哈,这怎么能比?呢,能活着就好,身体没病折磨就好!”看吴老的心态,就知道,这是身体健康的缘由!
     告别吴老后,我对大伙说:“你们了解他吗?”好些人摇摇头,我说:“他叫吴昌宝,  本市莒口村枫山村民小组人,生于1924年,祖辈都是诚实的农民,1946年参军,1947年加入共产党,立过二等战功,1948年淮海战役受伤退伍后,在三明建筑工地工作,1955年回乡,在本村担任党支部副书记,吴老勤劳朴实,克勤克俭,待人随和,工作积极,处处起带头作用,深受群众爱戴,正是提拔的对象。
   1958年大跃进时期,到处浮夸,吴老是个诚实本分的人,不着边的话怎样也说不出来,因此每每遭批评。
  1962年,吴老结婚,由于妻子是地主子女,上级说他阶级路线不明确,这可是捅了马蜂窝,一时间,吴老成了每次开会批判的对象,党支部多次要求他认清阶级路线,责令他与妻子离婚,吴老的妻子看到丈夫的委屈,也多次对他说:‘咱们分开吧,不能因为我耽误你的前程。’可吴老说:‘我毕竟是党员、退伍军人,他们多少顾些面子,我就能保护你,如果分开了,他们就会对你狂疯乱砸,你还能活下去吗?’吴老终究顶着压力,没有抛弃心爱的妻子。
1964年,吴老的岳父病故,本家长辈对他说:‘你是党员,岳父的成分不好,丧事你就别去插手料理’,吴老说:‘岳父母也与父母一样!养育我妻子长大,养育之恩不能忘!不能临别送最后一程,还是人吗?’吴老依照习俗披麻戴孝送岳父上山。
 
尽管工作仍然积极,从此,支部就以共产党员为地主披麻戴孝为由,党支部副书记就被免去,只当个支部委员,再后来,支部委员也没有了,只担任生产队长,再后来,生产队长也没有了。在那阶级斗争“年年讲,月月讲,天天讲”的岁月里,吴老虽然每每遭批的头都抬不起来。但还是保持平和心态,结发妻子不能丢!由于吴老数十年的吃苦耐劳,诚实本分,最终还保住个共产党员称号。
 
  一个淮海战役的功臣,一个勤勤恳恳、正直诚实的好干部,就因为娶个地主子女的妻子,埋没一生。与吴老一起回乡的战友,基本都是享受离休,不但有基本工资,还有高龄补贴,可吴老劳累一生,委屈一生,好在改革开放后,国家对老军人有些优惠待遇,如今每月能领取数百元津贴,与干部相比,差距何等的大啊!”
 
大伙一听,立即向走远的吴老投去敬佩的目光,中年妇女水月大声呼喊起来:“这是我所听到的,真正的、正牌男子汉!如果有下辈子,我一定要嫁这样的人!”
 
 
 


推荐新闻

网站首页
公司介绍
产品动态
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
招聘中心
客户留言
联系我们

地址:上海复盛科技设备有限公司地铁站旁A9区 皇冠足球开户官方入口 李经理

版权所有:浩博国际投注平台 联系方式 皇冠足球开户官方入口

>